千红制药近三年累盈3.5亿 产业布局滞缓

2021-05-06 07:37 来源:新浪财经综合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魏度

投资失利,王耀方亏大了。

2020年,王耀方实际控制的千红制药、亏损1.32亿元,这是公司自2011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千红制药是国内生物医药行业生化制药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深耕国内制剂市场和高附加值品种出口并举。

不过,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10年来,千红制药并没有大的发展。10年间,营业收入维持着10亿元级,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增长也不快,所幸一直保持着盈利状态。2020年的亏损,主要是投资的安信信托产品逾期,公司全额计提信用减值准备约3.83亿元所致。

上市以来,千红制药在产业布局方面并不积极。除了上市之时募资12.80亿元外,公司未进行再融资,包括直接再融资,也未通过定增进行资产收购等扩张行动。

千红制药让市场吃惊的是超高比例现金分红。2020年度,虽然公司经营亏损,但仍然计划派发红利1.50亿元。近三年,其分红率高达172.44%。

3.9亿信托理财或血本无归

疫情没有打垮千红制药,而积极进行的投资理财让其陷入亏损。

根据年报,2020年度,千红制药实现营业收入16.68亿元,同比微降0.45%,净利润为-1.32亿元,同比下降150.28%。不过,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1.64亿元,并未亏损,同比下降16.07%。

分季度看,受疫情影响,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一季度均同比下滑,二三季度呈现加速增长势头,但第四季度,净利润为-2.78亿元,扣非净利润为0.35亿元,同比分别变动-770.81%、-31.22%。四季度的净利润大幅亏损,但扣非净利润并未大幅亏损,原因在于非经常性损益集中在四季度结算,非经常性损益为-2.96亿元。

导致2020年亏损的是其他符合非经常性损益定义的损益项目,在利润表中计入信用减值损失。去年,这一会计科目的损失为3.78亿元。此外,去年还有一笔应收账款坏账损失,为503.97万元。

针对2020年度经营业绩,千红制药解释称,新冠肺炎疫情对公司产品销售及生产成本带来不利影响,但公司顶住了压力,营业收入基本稳定。但在投资方面,公司损失较大。截至去年底,公司尚有三个安信信托理财产品本息逾期未兑付,公司对此全额计提剩余信用减值准备3.83亿元。

去年1月23日,千红制药披露诉讼公告,2018年,公司向安信信托购买了三笔信托计划,信托计划到期后,出现了本金及部分利息逾期未兑付的情形,且安信信托未按合同约定履行远期受让协议。这三笔信托计划到期日期分别为2019年7月10日、8月15日、12月29日,逾期本金分别为0.50亿元、1.70亿元、1.70亿元,合计为3.90亿元 。截至公告之日,逾期本息合计为4.34亿元。为此,公司向上海金融法院起诉,追讨上述本息。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9年度,千红制药计提了0.37亿元坏账损失。

从目前已经披露的信息看,这笔3.9亿元信托理财投资基本上是血本无归。

2020年,安信信托陷入巨大危机,去年亏损67亿元。目前,安信信托正在推进重组和风险化解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千红制药热爱购买信托产品进行理财。早在2012年,公司就频频通过信托理财,信托理财的收益率相较普通的银行理财产品略高。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千红制药踩雷了。

近三年分红率达172.44%

热衷于通过购买信托产品理财的千红制药,募投项目多次变更,产业布局缓慢。

千红制药成立于2003年4月30日,2008年3月15日完成股改,2011年2月18日登陆深交所。上市以来,公司经营业绩较为平淡。

经营业绩数据显示,2010年,上市前一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1.45亿元、1.51亿元,同比增长53.91%、19.76%。2011年,上市第一年,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变动-35.56%、1.14%。2012年至2016年,营业收入分别为7.29亿元、8.61亿元、8.15亿元、7.57亿元、7.76亿元,基本上属于原地踏步。同期净利润为1.62亿元、1.87亿元、2.45亿元、2.67亿元、2.24亿元。

2017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65亿元、13.22亿元、16.75亿元,同比增长37.23%、24.05%、26.74%。同期净利润为1.83亿元、2.21亿元、2.63亿元,同比变动-18.47%、20.95%、18.62%。

纵览2010年至2019年的经营业绩,千红制药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没有亮点,基本上属于保守式维持运营。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上市以来,千红制药未曾进行过直接再融资,包括通过发行债券直接融资也未有。其原因一方面是公司基本上没有较大规模的产业扩张,另一方面在于公司IPO存在超募资金。

2011年,公司IPO时募资12.80亿元,超募5.90亿元(募资净额),但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其七个募投项目变更1个终止。

根据千红制药2017年披露的募集资金存放与使用情况的专项报告,公司5个募投项目肝素原料药及制剂扩产、胰激肽原酶原料药及制剂扩产、门冬酰胺酶原料药及制剂扩产、合资研究院建设、营销及行政管理中心建设,在实际建设过程中,或实施地点、或投入募资的金额等均有不同程度、范围变更。到2016年6月30日,五个项目全部建设完成,但前三个实体项目均未达到预期效益。

超募资金用于购买生产用地和前期基础建设等、购买英诺升康股权、常州千红医院项目,最终,常州千红医院项目终止,前两个项目均有部分变更。根据当时披露的情况,除了购买英诺升康股权一项目达到预期效益,其余均未达到预期效益。

经营业绩不是很理想,千红制药分红力度却很大。

wind数据显示,2011年至2020年的10年,千红制药实现的净利润累计数17.73亿元。公司坚持年年现金分红,派发的现金红利累计数为12.19亿元,分红率达68.75%。

其中,2018年度至2020年度,公司派发的年度红利分别为1.53亿元、3.04亿元、1.50亿元(预案),三年合计为6.07亿元,三年的净利润合计数为3.52亿元,分红率达172.44%。其中,2019年度、2020年度的分红率分别为233.64%、-113.60%,这一分红力度超出了市场预期,存有分光家底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