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芳老师的礼物

2021-10-20 11:57 来源:上海视窗

  闲暇之余,整理一下沉寂太久的东西,往往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和感触。

  刚刚整理出来的这三张照片,是我当年在北京求学时期与恩师王文芳先生的合影镜头。再次翻看旧照,想起老师的种种好,自己却无从报答,不禁悲从中来,泪水盈眶。

  王文芳老师,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恩师,宛如父亲一般的存在。我很怀念当年在北京跟随王老师求学的那段时光,虽然日子很清苦,但生命中能够遇到圣贤一样完美的恩师,如此之大幸,终身受益无穷。

  时间过得好快,一晃二十多年了,当初在北京求学时,王文芳先生是我最感动也刻骨铭心最难忘的恩师。这份师恩大情,是我永远也报答不尽的。

  犹自记得,我第一次到王老师班上报名时,他那高大的形象、矫健的步伐、爽朗的性格,给我留下了清晰的印记。而伴随着几年的求学生涯,王老师那浓厚的大悲大悯大仁大爱更加令我十分震撼。

  王文芳老师似乎每天都在想着如何帮助别人,他把他的大爱都给了他的学生们,却不肯接受任何同学的报答。记得,有一年王老师生病住院,同学们争着到医院照顾王老师。出院后,王老师每个学生每天塞给二百元,必须收下。

1.jpg

  王老师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从来不接受任何学生礼物,甚至严格到让人难受。有一次我从山东老家带给王老师一些土特产,被王老师一阵痛斥,只好灰溜溜带回。

  有一年冬天的晚上,我陪山西大同的申福星同学去看望王老师,申福星同学带了一件家里人精心缝制的棉衣要送给王老师,结果被王老师十分严厉的退了出来。

  还有一年,北京的陈彤春同学临出国前,从书店购买了一大本有关长城素材的摄影集,悄悄留给王老师,结果王老师看到后坚决不收,但又联系不上已经出国的陈彤春同学,十分着急十分无奈却也只好收下,这是我那么多年来极为罕见看到王老师无奈之下收到学生礼物的一次。

  王老师对每个学生都是那么的好,却从来不肯接受任何同学的报答,这真是难为了同学们。但在我印象中,王老师还是很高兴地收下了我带给他的一份小礼物。就是我们有一次在徐州李可染艺术馆举办“乔领、宁雪君作品展”,回京后向王老师汇报。因为李可染先生是王文芳老师的恩师,李可染艺术馆里悬挂有早年李可染先生和王文芳老师等人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一张集体照片,十分珍贵。我把那张老照片翻拍后,冲洗出来带给王老师,结果王老师特别高兴,还一个个指着上面的照片介绍说都是谁谁。那天,王老师心情特别好,宛如重新回到了自己的青年时代。

  是的,王文芳老师对他的恩师李可染先生一直十分尊敬,每当给我们授课谈到李可染先生或李可染先生的作品时,王老师总是充满感情以“李先生”敬称。也许,我带给王文芳老师与他的恩师李可染先生当年的那张集体合照,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也成了我印象中王文芳老师唯一十分高兴收下的学生礼物。

2.jpg

  那时候,我和许多同学一样,多想报答王老师啊。有一天夜里,我居然做过一个梦,我盖了一座大房子,王老师年迈了,我把王老师接了过来,我在好好供养王老师的晚年,我感到那是我巨大的幸福……

  去年春天,我们到烟台出差,专程去王文芳老师位于烟台招远的老家瞻仰。一路上,与带着我们前往的刘忠友师兄还在不停地商量着,等疫情结束,就召集一些同学轮流去照顾晚年的王老师。可是没有过多久,去年4月28日,恩师王文芳先生不幸逝世。震惊之际,我恸哭了数日,并含泪为王老师写下了两篇回忆文章和六首诗歌,以深切缅怀这位我内心深处最崇敬却从此以后再也无法见到的恩师。

  对我们每个学生来说,王老师真的就像父母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们、教导着我们、爱护着我们,王老师把他的一生大爱都奉献给了我们学生。无论衣食住行,还是笔墨纸砚,每个学生都受到了王老师无条件的深沉关爱。

  王老师似乎平时很喜欢各种各样的文玩,或许那些琳琅满目的文玩承载着各种人文韵味、地理情节和历史信息,也带给了王老师无数艺术创作的灵感。但不久后王老师只是过过眼,随即又全部都赠给了学生们,那些礼物每次都是让大家十分惊喜。

  王文芳老师的故事和恩德,是我用文字无法完全表达的。同样,我对恩师的崇敬和怀念,也是永远无法用文字来完全表达的。

  司马迁在《史记》中写道:“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人之所异也”,王文芳老师就是这样的人。而且,王老师越是离我们远去,他的伟大人格反而更加清晰,更加深沉,更加令人高山仰止。王老师生前留给我们的任何礼物,尤其他老人家的崇高美德和思想,也都成了我们最珍贵的怀念和鼓舞。

3.jpg

  而今,恩师王文芳先生虽然已经辞世一年多了,每次想起恩师,我仍然会忍不住泪流满面。好在,他老人家那高大的形象,仿佛是一个灿烂发亮的巨大光点,永远在我们每一个学生的心中闪耀,并一直温暖和照亮大家继续前行。

  本文作者/乔领(石桥信德),写于2021年10月16日。

  《致恩师王文芳先生》

  老师,我想做一个侍者

  永远追随在您身边

  我想永远聆听您的教诲

  就像当年一样

  让时光不老

  永远停驻在温馨的课堂

  在飘着您给大家准备的

  咖啡香的课堂

  老师,在课堂

  我多想再赖上您一课

  您的课中有苍莽的山

  也有碧波荡漾的湖水

  还有和您一样的

  画面中庄严的朝圣者

  那顶天立地的朝圣者

  是坚毅,是果决

  更是超脱和慈悲

  老师,我想和您一样

  走在那朝圣的路上

  哪管它十万八千里

  风风雨雨一程又一程

  且以笔墨为舞

  且把这大好河山

  和自己的一生悲欢

  尽情倾诉

  老师,自从毕业一别

  我走过了数不清的城

  我也见过数不清的人

  可是,老师

  学生愿用无数地方和

  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

  总是忍不住怀念您

  就像在很多个夜里

  我总是再次梦到您

  老师,生活的喧嚣

  蓦然地拍打过太多

  太多的风起云涌

  可是,老师

  我还是多想

  让坚定的足音

  一路轻叩

  沿着您的脚步

  继续前行

  老师,只是

  我常常多想

  穿越时空

  老师,我多想仰望您

  渐行渐远的高大背影

  (本诗作者/乔领,写于2021年10月19日)。